• 解决鬼压床困扰的最佳方法

    时间:2019-12-21 19:55:40

    「艾老师,最近我常常在家里面被鬼压床。」一位四十岁上下的男士在我的工作室,对我这幺

      我开了一间除灵工作室,平常帮人消除一些颈肩酸痛的问题。也许你会觉得我是按摩师,但我的客户大都坚信他是因为被恶灵缠身才会颈项僵硬的。

      「先喝口茶,慢慢说没关系。」我给他泡了茶,让他好好坐下来说。

      毕竟我不是外面那些在大街上拉客人的算命师。我是有工作室的,虽然不属于宫庙系统,但也是有店面的专业人员。

      「你说鬼压床?具体上是什幺情形,请否说明一下?」

      「是呀,就身体躺在床上不能动,然后有冰冷的头髮拂过我的脸。」

      「有看到对方的样子吗?」

      「没有,只能看到天花板。」

      「有几次呢?」

      「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一两次,我已经数不清了。我朋友介绍我来你这里,他说你很利害。师父你要救救我。」

      「我看你的背后……」我说到一半,仔细看了看他。

      「怎幺样?」他着急地问着。「是不是有东西跟着。」

      「没有。」我摇了摇头。「没有任何的东西跟着你。」

      「那怎幺会被鬼压床呢?」

      「你是不是搬了新家?」

      「艾老师,你怎幺知道。搬了新家之后,就一直被鬼压床。你说,我会不会是住进了鬼屋?」

      「现在还不能定论,因为你的身边并没有看到无形的跟着,所以现阶段只能怀疑是你家里有无形在搞鬼。所以我想问问,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或是家里面的物品移位或找不到?或是家里宠物无故吠叫?或是看到奇怪的影子?家里的气温突然变冷之类的?」

      他听了我的问题,想了想。

      「有一次晚上我穿红色内裤,到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穿的内裤变成了黑色的。这样算吗?」

      「这个应该算是记忆错乱。」我想了想。

      「这样好了,要看看你家是不是有无形的在搞怪,我要直接去你家,安放一些监视器,不用担心,事情都有办法解决的。」

      于是依客户要求,我到了他家放置了几个监视器,就这样监视了一个月。

      原本我以为是个单纯的鬼压床案例,但是看了监视器的画面之后,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单纯。我再度跟那位男士联络,并且拿出了监视器的画面印出来的照片跟他说。

      「我从监视器看到这个小女孩有些异常的行为。」我拿出一张照片,「这是监视器看到的影象。」

      「她是我女儿。」他看了照片指认了。

      「我怀疑你女儿是不是去外面招惹了一些无形的东西,你看看照片的后面。」我指着小女孩后面的一个模糊的影子。

      「我能肯定她被鬼附身了,我必需要去你家一趟。」

      ※※※    ※※※    ※※※

      到了他家,我穿着便衣伪装成客户的朋友。

      客户也叫他的女儿出来客厅来跟我打招呼。上次我去他家安装监视器的时候,是她的上课时间,并没有跟我有见面。所以我可以伪装成她爸爸的朋友。

      「来,跟艾叔叔打招呼。」

      「艾叔叔好。」

      「艾叔叔是按摩的高手,妳最近不是说有肩颈僵硬吗?要不要让艾叔叔按一按呢?」

      「好啊。」小女孩坐了下来,

      我在她的背后弹了弹指。开始了驱魔咒。

      「灵灵灵,头戴吉星,手拿宝剑诛斩妖精。书符敕令,万古传名,令敕福,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小女孩听到,开始前后扭动身体。「啊啊」乱叫。

      一直到我唸完咒语,都无法顺利驱走邪摩,仍然动来动去。

      「想个办法吧!艾老师。她这样会扭伤腰的。」她爸爸担心说道。

      我只好在掌中画出定身符,再把手掌对着她打出。「定!」

      此时小女孩的动作突然停止,两眼一闭。就全身僵硬地不动了。

      「把她抬到床上去。」我跟她父亲说道。

      两个人七手八脚地抬到了床上,我拿出绳子,把她的手脚绑住,固定在四个床柱上。便在空中打出一掌。「解!」

      小女孩僵硬的身子放鬆了,但事情并没有因此而解决。反而愈来愈严重了。

      「啊……啊……」一个小女孩的四肢被绑在床上不断地嘶吼着。她面目狰狞,脸上布满青筋,不断地扭动挣扎,绑在她身上的绳子被拉扯发出嘣吱嘣吱的声响。

      「……雷中威烈展英雄,六笔化符鬼神走……」我穿着道服,手持桃木剑,来来回回地走七星步法,唸着五雷结界咒。「请到五雷大将军,统领天兵和雷将,镇此符中驱邪鬼……」

      旁边站着一位男士,不断地看着小女孩。面色忧心,那是小女孩的父亲。

      「啊……」原本紧张的他,发出了惊叫声,用颤抖的手指着小女孩。「她………」

      从他的手指方向看过去,小女孩的双眼竟然发出了诡异的红光。

      「没有用的……科科科……」她发出了低沈如同男子般的沙哑声音。「这种绳子困不住我的……科科科……」

      「哈啊!」她用力地使劲,屋子里的电灯竟然闪动了几下,就像是电压不稳的样子。

      她的父亲被她的叫声吓得连连发抖,两足一软坐到了地上。

      「好了,结界已经弄好了,不用怕。」我放下了桃木剑,伸手拉起父亲并且安抚他。「这下插翅也难飞了。接下来我只要祭出五雷正法就可以把祂打个魂飞魄散。不用担心。」

      我擦了擦汗,拿出了五雷符。「你看,这就是五雷符,等一下就把它贴在你女儿额头上。」

      她不断的扯着绳子,没想到小小的女孩竟有这幺大的力气,绳子开始脱线了。

      「啊……」正当我在跟她父亲说话时,她突然叫喊一声,用力一拉。「啪答」一声绳子竟然应声而断。

      「啪答」「啪答」绑在脚上的绳子又被她给陆续拉断。

      脱离绳子束缚的她,慢慢起活动起手脚。

      她的头像是坏掉的时钟秒针不规则地来回抖动。手脚呈现着非常人般地怪异姿势,慢慢地从床上下来,歪歪斜斜地用两足站了起来。

      「不用怕,有结界的。」

      「哇啊……」她撕扯着身上的衣服,那衣服好像是纸作的一样,被她一片片给撕破了。小女孩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身体赤裸,甚至内裤也被她一用力给撕成了破布,扔得满地。

      虽然我眼看着小女孩粉嫩地皮肤,她微微发育的胸部仍然有些弹性而随着身体晃动着。两腿间的光滑耻丘上只有细微紧贴着皮肤的毛髮。但我并没有露出一丝丝地邪念,而是严阵以待地严肃表情。

      她突然往我的方向冲过来,让我不由得退后一步。而她冲到一半却硬生生地被阻止了,就像是撞到一堵看不见的墙。她伸手往前摸,就像是一个演默剧的演员,彷彿她的面前有一堵看不见的隐形墙。只不过,默剧的演员的脸是白的,而她的脸是涨红的。

      我擦了擦汗,转头跟她父亲说。「你看不用担心,我设了结界。」

      「啊……」她的表情愤怒,两眼直直的望着我,就像是要吃了我一样。

      她开始疯狂地用双手一次又一次锤着半空中无形的墙。就像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一样。

      突然传来了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

      「糟糕,结界破了。」我呼叫着旁边她的父亲。「快,去挡住她,用双手抱住她。」

      前面的隐形墙就像是消失了,她脸上得意地笑着,一步步的往前走毫无阻碍。

      父亲连忙用身体抱住赤裸的小女孩。被制住的小女孩不断地扭动着身体,摇晃着她的长髮。

      「谨请五雷大神兵,三十六营兵马行,会时……」我连忙拿出五雷镇宅符,唸起了五雷咒。

      「……急急如律令!」唸出了最后一句,我拿出了黄色的符纸往她身上一贴。

      她顿时身子往后一弓,四肢伸直地抽慉几下,便顿时一停,无力地低下头,两手下垂,脸上面无表情地发呆着。

      「好了,搞定,这下子打得祂魂飞魄散了。」我对着她父亲说。「放心,这下子就解决了。」

      我说到一半,她身上的符纸却无火自燃,「啪」一声化为一褛清烟消失不见。

      符咒消失后,小女孩又恢复狰狞的面目,用她的大眼看着我。

      「你大胆,竟然敢用五雷符贴我。」女孩发出的声音却异常地低沈,就像是一个成年男子。

      她猛然往我一冲,她父亲连忙紧抓着她。她不断地扭动挣扎,嘴里呼呼地乱叫。

      「抓紧她,我再用五雷印法轰一下。」我两手结起五雷手印,我嘴里发出「嗡轰」一声,两手往前推出。

      她身子顿了一下,像是被拳打到肚子一样的缩了一下。随即抬头对着我笑了笑,伸手一挥。

      我就像是被人一拳打出去一样地往后飞去,整个人撞到了墙上去。

      「艾老师!」女孩的父亲看我被打飞出去,焦急地唤着我。

      「不要……不要放手。」我吐了一口血,「我没事,邪灵强大超出我的预期。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什幺方法?」

      「虽然邪灵附体但你女儿的意识仍然在跟祂在抗衡,用你的身体是可以压制祂的。你要帮忙,把你的阳精灌入你女儿体内压制祂。」

      「什幺?」

      「用白话文说就是射精进入你女儿体内。」

      「这不是乱伦吗?」

      「相信我,道法千千万万,有很多祕不可说的地方。这是因为有些事会跟社会伦理冲突,但今天为了你女儿,只好出此下策。」

      「好吧!我豁出去了。」

      「决定了吗?」

      「决定了。」

      「等一下,我会唸双修天女咒,你女儿会暂时安定下来,你就配合你女儿的动作就可以了。」

      我盘坐下来,调了调气,开始唸起咒语。「南无浮突。南无塔莫。南无真家。南无势利……靶地利,架口利不……」

      小女孩开始全身僵直住,接着发抖着,一直到我唸完了咒语就不在发抖而放鬆安定下来。

      她抬起头,露出了自信而骄傲的微笑。就像变了一个人样的。

      「可以放手了。我已经请双修天女附身到你女儿身上了,你只要配合着你女儿的动作就可以了。」我说完,又吐了一口血,便不再说话打坐调息。

      「艾师父?」他看到我又吐了血,关心地问着。

      「放心,他没事。」小女孩安抚着父亲。「他在运功疗伤。」

      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恐怖,反而是脸色红润一副笑盈盈天真无邪的样子。

      「你……你是……附身在我女儿身上吗?」

      「呵呵……你说呢?其实你女儿非常爱你唷。我附在她身上感觉到很强大的爱,她很想要跟父亲交合。你只要配合我就好,没什幺好担心的。」

      小女孩牵着父亲的手,引导他走向床边。小女孩开始脱她父亲的衣服。他的钮扣一个个被她解开,皮带也被解下,接着脱下裤子。

      「来,坐在床上吧!」当父亲全身赤裸后,小女孩便拉着他,让他坐在床边。她爬到了父亲大腿上坐进了他的怀中,两手搭上他的肩,用樱桃小口对着他亲吻着。

      「叭咂……叭咂……」她的红唇吸吻着她父亲的嘴唇,一脸陶醉。虽然她父亲以前也曾经亲吻过自己的女儿,但是全身赤裸地抱在一起,嘴对嘴的倒是第一回。

      「唔……」父亲似乎手足无挫地不知道该怎幺办,两眼东看西看着。

      她的嘴唇离开了他,两人之间牵出一条细丝。她似乎很满意地对他笑着,轻轻一推,父亲往后倒躺在床上。

      她两腿打开,把她的小肉穴在父亲的眼前展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

      「这是你女儿的小穴,来舔一舔……」

      他眼前看着粉红色的嫩穴离他愈来愈近,最后她的阴唇亲吻上了他的嘴唇,唇唇相对。女儿的身体呈现着蜘蛛人的青蛙招牌姿势,把她的小穴贴上了父亲的脸前。

      他感觉到唇前的那团嫩肉,涌出了味道有点像是汗水的的汁液。不禁伸出了舌头舔了舔。

      「嗯……嗯……」他听到了女儿的吟叫声。

      小女孩不禁扭着腰,想把她的小穴更往父亲贴进。

      她突然身子抖了几下,就放鬆下来,随即翻身压坐在他胸口上,屁股对着父亲趴下,低着头翻找到他两腿之间的物体。

      软软地肉棒被她的小手抓握着,像是把玩着一件宝物一样。她用鼻子闻了闻味道,便张开小口伸出了舌头舔着它。

      下体被舌头舔舐而让他有些抗拒,想要低头看看状况,却看到女儿泛着水光的小肉缝对着他,而让他不知道该看何处。

      小女孩笑着说。「不用怕,放轻鬆。」

      父亲满脸地尴尬,但小女孩却态然自若。原本疲软的肉棒,经过她的巧手与舌头,慢慢的昂起头,澎大的龟头在灯光下泛起水光。

      小女孩满意地笑了。

      她拉着父亲的手引导他起身跪在床上,而自己在床的正中央往后躺下,两眼眨了眨,两腿对着父亲面前打开露出了媚惑地姿势。

      「来吧!」她父亲看呆了,随着她的言语顺从地跟着她的引导。「来我的上面。」

      「看到了吗?这是你女儿的莲花。」她两腿打开两手剥开阴唇。「用诚挚的心,进来吧!不用担心,你的降魔杵已经準备好了。」

      他看着眼前的绽开的粉红莲花,表情有点迟疑。

      「不用担心,进来吧!」小女孩伸手牵着父亲的手,把他拉进身。便抓着已经勃起的肉棒对準自己的小穴,示意让他插入。

      父亲在这个态势下,也没有再迟疑,往前一挺,沾满口水而润滑的肉棒就这样没有什幺阻力地插入了已经湿润的小穴。

      「唔……」小女孩身子振了一下,叫了一声。

      而伏在她身上的父亲,却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弄痛了她的掌上明珠。

      「没关系,可以动了。」她满脸的笑容,似乎达成了她毕生的梦想。「不会痛。」

      「真的吗?」父亲的印象中,女儿应该是处女,但似乎没有预期破处的疼痛。

      「双修天女的加持下,是不会痛的。」她提出了理由。「以后也不会痛。」

      父亲放心地点了点头,便开始了抽插。

      「嗯嗯……啊啊啊……」小女孩随着发出了愉悦的声音。

      就这样,一对父女在一个打坐的道士身边做起了爱。就这样油水交融着,两人甚至忘了有个道士在旁边打坐。

      我这个道士,无奈地心里想着,这个工作还真难做呀……

      耳里听着小女孩的呻吟声,她父亲的喘气声,还有小穴与肉棒之间的噗嗞声,两人的耻骨互相拍击的啪啪声,却一点也不能动,也不能转头看。

      所幸那位父亲似乎不甚持久,不久就开始狂冲猛插,最后停下来喘着气。

      而刚好小女孩也不断地抖着她的腰,最后停了下来。

      似乎他们已经完工。

      小女孩喘着气,大汗淋沥,面色潮红地展现着满足的笑容,但两腿仍然意犹未尽地勾着父亲不放。

      「爸爸……」她笑着。「我觉得好幸福……」

      小女孩跟她父亲就这样互相抱在一起,直到我起身咳了几声。

      「咳咳……」我丢了衣服到他们的旁边。

      她们两个互相分开,并且不好意思地穿着自己的衣服。

      「目前是没问题了。只是……」我做着说明。「只是现在恶灵是暂时被你的阳精之气给压住了。你只要每个月给妳女儿再补充一些阳精,应该就可以继续的压制它。」

      ※※※    ※※※    ※※※

      虽然我给她父亲看了照片,但是监视器看到的不止如此。在我看过了监视器侧录下来的影片之后,我调察了对方的家庭。发现是一个单亲家庭,父亲工作忙碌,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而女儿就读一间有名的私立小学,里面的学生不乏达官贵人。女儿的学校功课成绩不错,也常常代表学校参加钢琴比赛,算是名门大小姐。

      我偷偷的联络了他的女儿,并且跟她约到学校附近的咖啡厅包厢。并且说明了来意。

      「你想做什幺?」她一脸不安地看着我。

      「放心,我只是想把事情圆满解决,我是来帮妳忙的。妳爸爸最近找我,他说常常遇到鬼压床,搞得他睡眠不足。」我笑着说。「你知道的,睡眠不足是很严重的,影响健康。」

      「你不希望妳爸爸的身体不好吧!」我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所以希望妳能停手。我会替妳保密。只要妳悬崖勒马,一切都来得及。」

      「爸爸……爸爸他知情吗?」

      「我也知道事情的轻重,我不会乱说。如果鬼压床的问题可以解决,那就最好了。我是个好人。」

      小女孩低着头,想了想。

      「可是,我真的很爱很爱我爸爸。我真的没有恶意,可是可是,我不这样的话,我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甚至没办法专心读书。」

      「总有方法的,妳必需找个替代方案。」

      「我不能离开我爸爸,我不想离开他。」她用两行眼泪的表情向我求情着。「那你能不能帮我,帮我达成我的梦想。我手头上还有一些钱,可以都给你,十万都给你。」

      「妳要达成什幺梦想呢?」

      「我想要永远跟爸爸在一起。」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事情,这我不能保证。但我有个腹案妳可以参考看看。妳把耳朵凑过来……」

      小女孩听了我的方案,脸上出现了笑容。她点了点头,「好,我回去马上把钱汇给你。」

      「好吧!我会把方案细节给妳看看。里面应该会有一些道具跟训练课程。我想妳需要一些演技的课程。大概十万元以内可以帮妳做到。」

      ※※※    ※※※    ※※※

      那一天,我在电脑中点出了监视器的存档画面,刚开始我让它快转,但是我发现了一个影子一闪而过。

      我倒带,重新播放。

      一个长髮的小女孩,走到了男士的床前。她看着睡着的男子,用手摇了摇他。

      「爸爸……」她用力摇了摇男子的肩,但他毫无反应,只是不断地打着呼。

      小女孩看男子睡得非常地沈,脱下了自己的纯白睡衣,让自己全身赤裸。

      她爬上了男子的床,把男子的睡衣钮釦解开,并且脱下了男子的睡裤。

      她细心地用手轻轻的揉捏着男子两腿间的把柄,接着低下头去含舔它。

      那肉棒慢慢的挺直,她看了觉得满意,便扶着它,对準自己的小穴,轻轻的坐了下去。

      接下来,小女孩不断地在男子的身上扭动着……

      「爸爸……爸爸……」

      男子仍旧呼呼大睡。

      完